仁山智水悠然见—与杨式太极拳名家董茉莉的对话

  • A+
所属分类:杨式太极

仁山智水悠然见—与杨式太极拳名家董茉莉的对话

稳定很重要,
房屋结构如果稳定,虽历经风雨,斑驳层现,但主体屹然,为百年基业。
心态情志稳定,波澜不惊,临泰山之既溃而不乱,淡然、怡然,潇潇暮雨,江天清秋,空明澄澈。
传统是一种稳定,集成精髓,千锤百炼,于是历风霜不改,代代传承。
拳之根在传统,得传统者得传承。得传统者得拳之稳定核心。
传统一定是在不知不觉间渗透在骨髓血脉中,刻意的装潢不是传统,传统不需要雕琢,她是天然的,不经意的,如山川河流,常驻天地,偶然回望,风雨不改。
与董茉莉女士相识已有十多年,日月轮转,时事变迁,其风采依然,从容淡定依然。盖得传统之稳定精髓也。
能定,便能抱元守一,沉静如水,愉悦由然而生。
董英杰先生人如其名,为一代太极大家。是将太极拳最早向海外广泛传播的重要人物之一。董茉莉女士幼承家学,为当代太极拳具有影响力的杰出人士,以研拳、传拳为已任,并愉悦其中。
仁者乐山,
智者乐水,
拳者乐悠悠。(余功保)
一简单行拳,踏实做人
余功保:
早些年关于董英杰先生,我有两点印象很深,一是在轰动一时的“吴陈比武”中董先生担任总裁判长,那场比赛规格高,影响大,据说武侠小说家梁羽生先生就是受其启发创作武侠小说的。另一点是董先生所著《太极拳释义》,质朴深刻,为太极拳难得佳作。
董茉莉:
我父亲的拳和为人是一样的。他一辈子都是在简单行拳,踏实做人。简单行拳就是要把自己掌握的拳尽量给别人说明白,让人家好理解,不要搞花哨的东西,不故弄玄虚。
踏实做人就是用认真的态度对待人和事。不能浮浮躁躁。办事、练拳要用心,用拳要有信心,对他人应该关心。这些对我们影响非常大。
余功保:
有的人善于把简单的事复杂化,有的人善于把复杂的事简单化。要把拳练“简单”了,就需要下很艰深的功夫。
董茉莉:
父亲刚去世的时候,并没有给我们留下多少物质的财富。但随着岁月的增加,我们觉得,他留给我们的太极拳是给我们最大的财富,我们跟他学的拳,练了一辈子,也受益一辈子,我自己觉得长期坚持练太极拳使得身心健康,这也是我这一生的幸运。
余功保:
健康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董英杰先生因为很早就去了香港,一直在海外传拳,内地的介绍也不太多。大家都知道他是杨澄甫先生的得意弟子,但很多人对他的详情并不了解。请您介绍以下他的有关情况。
董茉莉:
家父是1898年出生的,在老家河北省任县长大的,在邢台地区。河北都是武术之乡,他那个时候练武风气也是很盛。
他为什么学习太极拳呢?小的时候我家是三代单传,他祖父、父亲和他都是单一个男的,父亲小的时候身体不是太好,18岁以前病了三次,几乎死了,所以我爷爷就着急了,说你赶快练习练习身体吧。后来跟随刘瀛洲老师练武,刘老师教了他太极拳,他练习的还挺有兴趣的,就坚持练下来了。后来刘老师就说,我会的不多,年纪也大了,就把他带去介绍给另一位李香远老师教他太极拳。他越练越对太极拳感兴趣,后来就听说北京有个杨澄甫老师在教太极拳,功夫很好,于是他就去北京,跟杨老师学太极拳。杨老师看见他学得非常好,后来就带着他去上海、广州等地教拳,本来是他们打算一起在广州长期住下来教拳的,后来杨老师因水土不服,自己回去了上海,就把我父亲留在了广州。一段时间后,就去了香港,在香港住了几年。后来在1941年,他去澳门住了几年,到1945年后,他又回到香港。
余功保:
他就一直在从事太极拳教学活动?
董茉莉:
一直就没停过教杨式太极拳。后来在香港、澳门两个地方走动去教拳,所以他香港和澳门的学生比较多。
我爸爸人很老实对人很和气,平常除了教拳就喜欢写写字,去欣赏人家的画展,香港很多开画展的画家、写字的书法家开展览会一定要邀请我爸爸去,我爸爸也一定买一两幅画和字,他本人书法也不错。因为他本人原来就是念书的后来身体不好才学太极拳,所以还有那种习惯。他平时在家也练字,不过时间不多,因为他教拳很忙。
余功保:
我看了董英杰先生的写的“精气”书法,有透骨的力度,但又不张扬,温和中蕴含浑厚,简单丰富,从容淡定,无火气有神气,是修养的体现。
董茉莉:
他留下还有一些字,我哥哥也有给我一张“健康是幸福”。我很喜欢这句话,并且体会越来越深。现代人都知道了,生活多好也比不上身体好。我父亲留给我们的健康财富使我们享用了一辈子。
[链接]太极大家董英杰
董英杰,河北任县人,自幼聪颖而体弱。董家之世交刘瀛州先生,介绍董英杰拜李香远先生为师,学习武式小架开合太极拳。董英杰刻苦用功,数年之后,基础扎实,体魄魁梧,广纳四方豪杰,以武会友。慕杨氏太极之名,于1926年往拜杨公澄甫,杨公见其态度诚恳,怜其求艺苦衷,遂允其拜师入门,改习杨式。董英杰深得杨氏太极之精髓,轻灵沉着兼备,善用粘黏揉搓劲。推手之时,与人一搭手,对方即东倒西歪立足不稳。因陈济棠、李宗仁来函恭请,杨公于1933年率董英杰、杨守中等赴粤,任广东省政府参事,教授公职人员练拳,董英杰担任其主要助手与演练推手、散手时之“相手”。1935年,杨公回沪就医,董英杰与师弟守中共承衣钵,留粤传授太极拳。日寇占领广州、香港时,董英杰隐居澳门,不愿同流合污。抗日战争胜利后,前往泰国授拳。泰拳善用肘击、膝打等各种毒招,令对手伤残,乃举世闻名之凶狠猛恶拳法。董英杰初至泰国之时,泰拳名手上门比试者络绎不绝,与董公交手,即被发出寻丈之外,无一幸免者。松柔和缓的太极拳,居然在尚武之乡泰国站稳足跟,发扬光大,为世界武林奇观。1948年,英杰太极拳学院出版董英杰所著《太极拳释义》,书中包括其本人之拳照,及研究太极拳心得,为太极拳之精品,影响深远。
余功保:
董英杰先生应该是一位很传统的人。
董茉莉:
在太极拳上更是如此。我爸爸对拳很固执,如果你乱改他就不高兴了。有一次,一个学生学太极剑,回去以后就自己加了一点儿花样,然后兴冲冲地来说,老师我打给你看,看了他练完后,我爸爸很生气,他说你这个不是练剑,是跳舞,以后别在我面前练剑。
所以传统的老师一般很难接受新一代新编套路,看不惯。在香港那些传统的武术老师他们都觉得新的套路很难接受。我爸爸从前也是很固执的,对拳套的正确与否非常坚持。
余功保:
即使在武术的新编套路中,也应该坚持传统。否则不仅是老武术家不接受,对传承也不利。
董茉莉:
我爸爸常常说现在的人说话太多,练的太少。关键还是要练,练拳就要踏踏实实。所以如果练拳的时候,有人站在一边说话他就会不高兴,你如果自己去琢磨去练,他就高兴。谁站在一边说话乱盖,他就不耐烦,就会挂起脸相,如果他不高兴的时候他就很不高兴的样子,一看就看出来,他到底是北方人,高兴的时候不高兴的时候都看得出来。
在教学之外,他一般是很和气的。最近我走访一些过去我爸爸、我哥哥的学生,他们讲了一些过去的事情,也让我很有感触。那些学生说,你爸爸、你哥哥从来不批评任何一个教拳的老师,你问他哪一位老师,他都说好,他还不是敷衍地说好,他说好,每个人都有好的地方,他能指出来。我自己仔细想想,的确是,我从小也没听过我爸爸批评任何一个老师,说人家不好。人在外边说的话和在家里说的话可能不一样,可是我爸爸和我哥哥在家里也没有批评过任何一个拳师,说他的拳打得不好呀动作不够呀,完全没说过。可能这也是一种尊重别人的做法。
余功保:
敬人者人恒敬之。
董茉莉:
他们在外边不说,在家里也从来没说过。所以我们从小也就没有这个习惯去批评别人,做好自己最要紧。这在他们那里是很自然的事情,所以以前我们甚至对这点也没有太注意。现在想想,真是这样。如果不是他的学生那么说出来,我也没想到这些。
这次有个学生专门提出来,说他做了一个动作,因为他从前跟另外一个老师学的太极拳,他就做了一个动作问我爸这个动作对不对,我爸说对,他说为什么我从前那个老师说我不应该这么做应该那样做,我爸说也对,我看他的意思就是说那位老师教你的时候是以他认为对的动作教你的,我现在教你也是这样,所以都是对的。每个人对同一个招式也有不同的了解、不同的体会、不同的用意,你是那么样想去用,那你教的时候可能就那样去教,另外一个人体会不一样,用法可能有一点改变,教的时候就不一样。
我爸爸总是自己专心教拳,与其他人不争不斗,别人自然尊重他,与世无争,我哥哥也是,他看你这个人能学多少他就教多少,用功的就多教一些,适合练什么就教你什么,不适合的也告诉你。
我在跟我爸爸和我哥哥的学生们聊天的时候就发现,无论是我爸的学生还是我哥哥的学生,都觉得他们教课认真,都希望学生是认真地去练习,不要去讲闲话,站着不练,浪费时间。中国的学生是这么说,外国的学生也是这么说。觉得收益非浅。有一个外国人评价我哥哥的功夫是“masterofmaster’s”。有一个香港的老师兄,现在也七十多岁将近八十岁了,这几十年常常跟不同的人推手,他小时候十来二十岁的时候有机会跟我爸爸推过手,他说你爸爸推手你不觉得他的手碰到你的身体,可是一扬手他就飞出去了,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自己完全控制不了。他说我现在那么多年跟一写老师推手,觉得人家推过来,有一个力气压过来,我就退后,最多一步、两步、三五步,你感觉得到他的力气是压在你身上的,也知道他用哪一招,分明地觉得他用哪一招压在你什么地方,一个压力把你推出去了,但是跟董英杰老师推手,完全不知道他在用哪招,也没觉得他手在身前任何一个部位加过力,这么多年还没碰到第二个,可以那样不知道招式地把你飞出去。
我哥哥的学生也说,他的推手,他的手一摆动,他让你下去你就下去,让你上来你就上来,真神了。自己完全没有控制力了,他的手一摆你就跟着他了。一般的老师你知道他用哪一个巧劲哪一个招数。我记忆当中,我看我爸爸和哥哥跟别人推手从来没有每一个人过来都用同一个方式,每个人看你怎么来才怎么应付,都在变化。
余功保:
董英杰先生的推手功夫在过去杨澄甫带着他教学的时候就很出名了。
董茉莉:
我爸爸推手功夫很好,但从不伤人。这点他很注意。虽然我们家里推手的时候我们一边墙用藤做的垫子镶在墙上,这样推手的时候把人放在墙上就不会太硬,藤是挂在墙上的,跟墙差不多大。可是我看我爸爸推手他总是点到为止,他那么一转,学生要倒下去,不能动了,他就笑一笑,把手收回来了,他不会再压下去再推出去或者再放你出去,摔得你多重。让你体会到劲就行了。
余功保:
毫无顾忌地出手反倒容易些,拿捏着难度更大。
董茉莉:
我听一个老师兄说,在广州的时候,杨澄甫师公带着我爸爸去广州,广州有很多练武术的,高手也很多。那个时候那些高官就要看看,他们就想太极拳那么柔那么慢,有效吗,能打吗,他们就很怀疑,他们说试一试吧。说要试的那个人是一个高官,将军之类的,杨师公就吩咐我爸,你不能赢他,但是也不能输他,这个真不容易。后来试的结果是既没有伤那人的面子,他也很服气,官说太极拳还真是有两下子,就请杨老师把我爸爸留下来教拳。要不然你如果打赢了,也不会请你,如果输了不让他知道太极拳成,他也不会邀请。
[链接]董增辰谈董英杰教拳
董家的太极拳历史始于我的祖父董英杰,随杨澄甫于中国各地游历十载,代表杨氏太极拳传技和跟人比试。当年,教拳是很正式的,师父很受尊敬。当祖父自立门户授徒时,也受到同样的尊敬。他教拳时,弟子是不准交谈的,必须垂首听教,师父说什么就做什么,不得发问。杨澄甫教拳时,会把沉甸甸的绸大衣交给我祖父拿着。在杨宗师教拳的两个小时中,董英杰就以掤的姿势把大衣搁在臂上,像个衣帽架般站着。多年以后,他练得一身惊人的掤劲。
家父董虎岭和叔父董俊岭是在河北老家随我祖父学拳的。1948年,家父和三个兄弟为了逃避内战而离开河北到香港去。1950解放以后,叔父回到河北,家父却仍然留在香港。
在我正式被传授太极拳之前,我已随家父的弟子练习的。1956至1959年间,我在祖父的一位弟子吴宝音指导下练习太极拳。
我的村子里大多数人是从小就开始练拳的,吴先生却迟至三十岁才开始学习太极拳。但他的劲非常柔,柔得很强壮的人都推不倒他。当推他时,他像是消失了,没有东西存在似的,他这股柔劲很有效。
祖父在教导家族成员时,是严厉得多,一丝不苟的;教外人就比较客气。对待家族成员的标准是不一样的,一旦你成为入室弟子,就会受家族成员般对待,师父的要求会大为严格。祖父董英杰在教了吴先生后就长期离开村子,他的学生就开始各自教拳。祖父回来后就考验他们的推手技术。有一个学生花了很大的劲都站不稳,祖父粘连粘随着,那个学生一次又一次被拔根跌出。每次学生推他,董英杰就顺势后退走化,就像倒退着下楼梯般。每次你跨出一步,就不得不继续。吴先生和那个学生说:“你为什么这么笨?为什么要跟着他?”,祖父听到吴先生这样说就和他推起手来,他抓着吴先生的手,把他发到两个中国酒坛中间,这种陶制酒坛很大,上下两端窄小而中间宽。祖父把他发到两个酒坛底部间的空隙中,他的头穿了过去但两肩却卡在那里,要找人把他拉出来。如是者,祖父三次把吴先生发出,每次都把他发到那空隙中。
余功保:
在那场著名的“吴陈比武”时,您去现场看了么?
董茉莉:
我那个时候只有十五岁,又是女孩子,不能去看,所以我就在香港,比赛在澳门,我在收音前边听,那个时候没有电视。场面还是很大的,影响也很大,请我爸做裁判,他之所以同意,一是觉得这是善举,为赈灾筹款,再一点就是对宣传武术有好处。
比赛时间比较短,很快就打完了,平了,不输不赢,大家的面子都保留了,因为那个时候门户之见还是有的,如果太极拳打赢了或者白鹤拳打赢了,将来大家的学生就会有意见了。

余功保:
董老先生平时的性格是怎样的?
董茉莉:
我爸爸不是很喜欢说话,除非有那么一个场合讲开了,他才会说太极拳。他从来就不说以前打擂台有多威风,我们还是从旁边的人说听过一些故事。河北出了一本小说《太极阴阳掌》,以我爸爸的故事为原型,说打擂台的事。
他对每个人都和气。我最小,还欺负他呢,十四、五岁还坐在他膝盖上,他就说,哎呀你这个大石头呀,我小,可是我就管他,他去喝茶吃东西,我都看着他,因为他有时候钱也不管,我从小就看着他不让他乱花钱。那几年解放以后很多人走难去香港,尤其是那些北方人同乡什么的,都听过我爸爸在香港,每天不停按电铃来要钱,爸爸也体谅别人的苦,布袋里有钱就给人家了,从来不数自己布袋里有多少钱,有他就给,人家要他就给。到后来真是不行了,因为我们教拳收入到底是有限的,不像人家做生意的每天都有收入,到后来看着天天给,照应不过来了,后来我就告诉按电铃的说他不在家了。有的就在外边等,等到了爸爸,除非布袋里真没钱,要不也还是一样给。
他本人的生活还是很简朴的。我爸爸一辈子没穿过西装,总是唐装、长衫,走出去人家不会想到他是一个教拳的拳师,很斯文的,在家里就穿短的,长裤子短衣服,可是只要一出去,大热的天也穿长袍子,他说这是礼貌。
表演的时候他衣衫也很完整,一般长衫也不脱,一搭就行。有时候把长袍脱了,演完又穿回上去。所以他的规矩还是挺严的。他认为表演也不能马虎,不能随随便便。所以我们现在也习惯了,如果让我们去表演,没有穿正当的衣服我也不去表演,因为我觉得这是基本的规矩。这是对太极拳基本的尊重。打得好坏是另外一回事,这是基本的礼仪。所以我爸爸和我哥哥这套功夫还是挺做得到的。除非临时很想看表演一两下,可以的话我爸爸和哥哥都还是要穿正经的唐装表演。把太极拳当成一个事。
余功保:
对拳有敬仰之心,才能合乎道。
董茉莉:
1987年中国武协举办的头一届国际武术裁判员培训班,我们参加学习、表演,那个时候我就觉得着装是很重要的,如果你练太极拳连基本的着装都不要求,就显得散漫。当然着装不一定要多么华丽,贵重,只是整洁、规矩。
二龙虎之势拳拳之心
余功保:
太极拳向海外传播,最早就是从内地到香港,再到其他国家和地区。董英杰先生在香港很长时间,在澳门、东南亚等地也教过拳。那时是怎么教拳的?
董茉莉:
我父亲是三几年去的香港,从广州一开始打仗就去了香港,41年香港也打仗就去了澳门。45年和平的时候回到香港,从此就港澳两边跑。那个时候香港交通很不方便,后来搬到香港岛,湾仔附近。
我爸爸从广州开始教拳,后来也可能是香港这边有人把他请过去吧,所以他一直是在银号教拳、教金融界那些人,到后来那些人都开了银行了。所以他收费一直都很贵的。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已经是那些人司机开车来接我爸,去了什么地方教拳我也不知道,因为都是车来接,教完了送他回来。香港、九龙、新界都有。
他教拳是不乱说话的,所以他的学生也都不敢乱说话,你问的时候他有时候跟你解说,有时候你问这个他觉得跟你说也是白说他就让你练。我爸爸说过一次,说你们现在很幸福,愿意学就来学,从前不是我们愿意去学老师就收你的,他说练拳从前老师说打十套,或者一炷香什么的,自己练得累得都站不起来了,也不敢不打,非得打十趟才休息。冰天雪地的,管你什么环境,叫你练十趟,你不敢练九趟,不能光说不练,所以他讨厌那些在旁边光说话不练习的人,他觉得浪费了他的时间,不是你交了学费我就得教你。
后来,他开了一个“董英杰太极拳健身院”,我们就住在健身院里边,所以每天从早到晚,有班的时候我们就能看见他们练拳推手什么的。现在有人问我,说你几岁开始练拳的?我也不好回答,因为从小就不停地看,也没有一个界限说那天开始学的,只是不断看,后来就跟着一起练。
余功保:
好象有英杰太极拳同学会。
董茉莉:
太极拳同学会是四几年以后成立的,因为那个时候同学太多了,他们就成立了一个同学会,有什么事情和聚会都由他们出面用不着我们去搞。那个时候对军器管制严格,剑、刀、枪都要报上去的,出去表演得有登记才能拿出去,都是开了口的有杀伤力的。
余功保:
您的哥哥董虎岭是您父亲的最重要的传人,也是太极拳国际推广的重要人物,但过去由于种种原因,内地太极拳界对他的了解并不多。
董茉莉:
我哥哥对太极拳非常用心、用功,父亲也是尽心教他。他一生推广太极拳,修养也很好,能做到他那样我觉得是很了不起的。
余功保:
我看了董虎岭先生的太极拳录像和拳照,古朴典雅,沉着浑厚,龙虎之势,威而不暴,有大气无匠气,深得传统杨式太极拳正脉。
董茉莉:
他的学生现在谈到他都很尊敬。1955年的时候,东南亚那边想邀请我父亲过去教太极拳,可是他年纪大了,不愿意到外边去教了,就派了我的哥哥董虎岭去教,哥哥在泰国曼谷教了十多年。1964年左右,他去过美国、加拿大。美国很多城市邀请他去教拳,他走了很多地方,很喜欢美国夏威夷的环境,因为我哥哥本人很喜欢安静,所以他选择移民到那边,住了二十多年。他也到处走,到东南亚看看他的学生,都是短时间的教拳,每个地方两三个月。
我哥哥在东南亚教拳的后期的时候,我也到了那里。他们那些学生看见他都很怕,我哥哥说练,他们不敢不练。年纪很大的人他要他们蹲下来走圈,他们都累得发抖还在走。我哥哥不叫停就不敢停,后来他们跟我说,哥哥教拳很严格的,我们都不敢说话的,只能认认真真练。我们那个时候的确是真练出来的。现在一些人练拳就不是那么认真了。
他们都叫我哥哥老虎,说他的眼睛跟我们不一样,我们眼珠子是深咖啡色,说他的眼珠比较黄。我不怕我爸怕我哥,他眼睛不要睁,只是一看我们就知道该做什么了。他摆出来就是一个拳师,比我大22年,不怒自威。我爸就是很慈祥的感觉,他大个子,比我哥高,不胖,摆出来就很有派头那种。常穿长衫更显高大。我们到现在做不到他那种风度。
我哥哥不上街,除了练拳就是琢磨拳,所以他想出了很多东西,做了很多都很有创意的事,编了一个双剑、双刀。他一辈子就琢磨这些太极拳套路,怎么教好了,怎么对练。他写过太极拳使用法,这本书流传不多,在香港有公开出版。有一年他拿三本出来做奖品,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
我爸爸不爱说话,我哥哥更不爱说话,不爱上街,没事就呆在屋里。我哥哥就是练拳和想,不到处走动,最多开车到沙滩看看海,热闹从来不凑。
我哥哥生活很有规律,很干净很整齐,在泰国教拳,一天换好几套衣服,天气湿热,一转身就换一套。衣服也烫得一个摺痕都没有,不能容忍瑕疵,受不了一点不规矩的东西,做什么事都要完全满意才行,一定要做到最好,他教拳也是这样,总是准时总是从头教到尾,很认真,也要求学生很认真地去学。所以很多人都认为能跟董师傅学拳是一种荣幸。
我哥哥把太极拳带到东南亚,东南亚的学生带到英国、欧洲、美国那边。后来这些地方也要请哥哥去,我哥哥就移民到了夏威夷以后,跟他学的学生就很多。
现在我的侄子和侄孙子,欧洲、美国每年到处跑,他们每个人的学生也都很多。
余功保:
董家一门太极,是有代表性的太极之家。
董茉莉:
父亲一辈子没想到贡献不贡献,就是教拳认真。哥哥就是从小爱好,跟太极拳有缘。他也练过别的拳,小时候在家乡都练过,我还记得他教我怎么冲拳,可是他还是喜欢太极拳,人家都说他打太极拳的架势漂亮。他在泰国教拳的时候人们都当他是神一样,非常尊敬他,给他拍了录像,因为知道将来要给后人看,所以拍得很认真。我爸爸那个时候没拍录像,只有出书的时候拍了些照片,录像就是被邀请到东南亚表演的一些画面。有的人说你爸和你哥打得拳神态不一样,其实是因为表演的时候就是给人看的,并不是正式的教学,有时候可以稍微加点变化,跟一般摆出来的教课的架式可能不一样,跟正儿八经手法身法很认真的不一样。他们看的我爸爸的都是表演性质的,我哥哥是示范性质的,所以心态跟表现不一样。
三气脉贯通沉雄浩大
余功保:
您父亲在教学中讲不讲理论?
董茉莉:
父亲一般不会脱开拳架来专门讲理论,都是在练拳的时候说一说。他认为要结合拳来说才能理解。他很注意研究,把理论用活。比如他编了一套快拳,在教我们练快拳的时候,就告诉我们这个招式怎么弄,那个招式为什么,结合拳理讲,我们就很清楚,我就知道高低前后应该如何。练拳的时候有问题问他就给你讲,他觉得不练拳的时候说也是白说。
余功保:
他在拳理上的修养是很深的,所写的《太极拳释义》被太极拳研究界所推重。
董茉莉:
他是个很细心的人,注意总结。对太极拳的很多方面有自己的见解。
余功保:
由于一直在实践当中,这些见解很有针对性。董先生是20世纪太极拳大家中对太极拳理法总结比较系统的实践家。
[链接]太极拳经验谈
董英杰
(一)、太极拳系内家拳,力出于骨,劲蓄于筋,不求皮坚肉厚,而求气沉骨坚,故无张筋错骨之苦,无跳跃奋力之劳,顺其自然,求先天之本能,为返本归原之功夫。

(二)、练太极拳有三到、神到、意到、形到、如身法正确,神意俱到,则进步甚速,每日有不同之感觉,学者宜细心体味之。

(三)、如身法不合,神意不到,如火煮空铛,到老无成,有十年太极拳不如三年外家拳之讥,故第一须勤,第二须悟,功夫如何,视智能如何,但勤能补拙。

(四)、练习时呼吸,要自然呼吸,不要勉强行深呼吸,功夫纯熟,自然呼吸调匀,不则有害无益。

(五)、太极十三式,本为导引功夫,导引者,导引气血也,故功夫纯熟,气血调匀,百病消除,千万不可自作聪明,如舌顶之上颚,气沉丹田等类,功夫到后,自然气沉丹田,而行百脉,此乃自然之理,不可以人力强求。

(六)、松肩垂肘,乃言力不可聚于肩背,要将力移至臂部肘前一节,此乃意会而不能言传者,学者要细心体味,不可泥而行之,不得滞重力沉,难于轻灵。

(七)、提顶吊档,提顶要天柱(背脊)直也,吊档气由尾闾向上提也,收劲时胸要稍稍含虚,发劲时要天柱中直,切不可含胸驼背,致肺部受伤。
(八)、练拳一次至少三趟,第一趟开展筋骨,第二趟校正姿势,第三趟再加意形,纯熟之后,一出手便有意形,则进步更速,倘每次一趟,日练十余趟,亦无用处,如年老活动血脉者,不在此限。

(九)、知觉懂劲,要多推手,自得黏连贴随之妙,如无对手,勤练架子,及时时以两臂摸劲,假想敌人进攻,我以何法制之,日久亦能懂劲。

(十)、推手时要细心揣摩,不可将对方推出以为笑乐,务要使我之重心,对方不能捉摸,对方之重心,时时在我手中。

(十一)、太极拳行住坐卧,皆可行功,其法以心行气而求知觉,譬如无意之间,取一茶杯,用力持之,如何感觉,不用力持之,如何感觉,行路之时,举步之轻重,立定之时,屈腿而立,直腿而立,一足着力,双足着力,均可体验之。

(十二)、初步练拳时,觉点身酸痛,此乃换力,不必惊恐,亦不要灰心,半月之后,即觉腰腿轻快,神满气足。

(十三)、架子练熟,推手入门,乃讲功劲,太极拳有粘动劲,跟随劲、轻灵劲、沉劲、内劲、提劲、搓劲、揉劲、贴劲、扶劲、按劲、入骨劲、牵动劲、挂劲、摇动劲、寸劲、脆劲、抖劲、去劲、冷不防劲、分寸劲、蓄劲、放箭劲、等劲…等等以上诸劲,仅述大概,领略各种劲,在知觉运动中求之,一人求之较难,二人求之较易,因人是活物,发劲之外,尚有灵感作用,务在人身上求之,如无对象,在空气中求之,如打沙包、转钢球,俱无用也。

(十四)、太极拳论云其根于脚,发于腿,主宰于腰,形于手指,此发劲之原理也。再有禁忌,如膝不出足尖,伸手不得过鼻尖,上举不得过眉,下压不得过心窝,此古之遗训也。如违此禁忌力卸矣,变化之妙,主宰于腰,如以右手斜左推人,已过鼻尖矣,力已卸矣,但左胸往后稍含,腰部稍稍左转,力又足矣,此变化在胸,主宰于腰也。形于手指者,浑身松灵,刚坚之劲在于手指,则如纯钢松软之条,上有铁锤,向前一弹,所当披靡,无法御之,学者细心推敲,不久可得内家真劲。

(十五)、人乃动物,并具灵感,譬如我以拳击一人,彼人当以手推开,或身子闪开,决不能静立待打,抵抗人之本能也。静物则不然,如悬一沙包,垂悬不动,拳击之后,当前后鼓荡,然其鼓荡之路线,乃一定之路线,向左击之,向右荡回,此乃物之反应也,人则不然,一拳击去,对方能抗能空,变化无定,此人之反应也。拳术家有三字稳、准、狠,等闲我不发劲,发则所当披靡,然何以求稳准狠,先须求灵感,如何求灵感,读者应在前篇王宗岳先生行功论内求之,即彼不动己不动,彼微动己先动,须在似动未动之时,意未起形未动之间,争此先着,所当披靡矣。

(十六)、或云练太极拳后,不可举重物,不可用蛮力,此则未必尽然,未学太极拳,一身笨力,全体紧张,既学太极拳,全体松软,筋畅气通,务必练去全身紧张,仍须保持原来之笨力,因松软之后,笨力变为真劲矣。昔人谓笨力称之曰膂力,其力在肩膂之间也。不能主宰于腰,形于手指也。故笨力为本钱,松软是用法,用得其法,小本钱可做大事业,不得其法,本钱虽大,事业无成也,故得太极拳真理以后,举重摔角,拍球赛跑,随意可也,不必禁忌,但依编者愚见,各种运动,不如多打几趟拳。
(十七)、经云一阴一阳谓之道,太极即阴阳也,在此原子时代,何物非阴阳,故行功论有云,偏沉则随,双重则滞,偏沉双重,阴阳不匀也,故读者于举手投足,务须注意,一阴一阳,一虚一实,老子曰,吾善藏其余,祈揣摩之。

(十八)、太极文武解,文武二字,乃神形之意也,文以养身,武以御敌。

(十九)、以上各点均经验也,理论也,真之功夫,尚须在十三式中求之,功夫纯熟,自得得心应手之妙,练功时最好少求理论,多做功夫。余曾曰功夫昔人好,理论今人好。实在理论一多,功夫不专,进境反少矣。拳术界人多讲义气,学者当以尊师重道,厚敬师傅,感动师傅必尽心教导你,中国人情如此,不可不注意,虽世俗之理,爱学真功夫者,更当注意也。

(二十)、孟子曰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火之炎上,性也,水之润下,性也,此物之性也。春茂秋杀,天之性也。恶劳好逸,惧死贪生,此人之性也。然火遇风可吹之使下,水之遇火,能蒸之使上,松柏心坚,秋冬不凋,人知礼义,见义勇为,此乃易后天之性返入先天也。人未练拳之时百脉滞塞,筋紧缩而短,故力聚于肩膂,既练之后,百脉畅通,筋长力舒,由肩而臂,由臂而腕,由腕而形于手指,渐渐弃后天而转入先天,如得先天本能,则神妙不可思议,学者得此劲后,当知余言之不谬也。
余功保:
董先生在教学中,比较强调的要领有哪些?
董茉莉:
他是比较重视基本的东西。基本的东西除了基本功,还有根据太极拳的基本理论产生的变化。基本的东西往往就是很高级的东西。
比如虚实的问题。太极拳是依照阴阳规律变化的,虚实是一个重要的体现。他说“练拳与对敌,总不离一虚一实。虚能实,实又能虚,人不知我,妙在其中矣。全部太极拳之精华奥妙,总在此虚实二字之妙用。从练拳方面,马步之虚实,肩肘掌指之虚实,身形转换之变化,亦含虚实处处分清,自然运用自如。”
他讲虚实讲的很细,结合动作变化来说。他说,虚实的变化,不是字面上理解的那样简单,“如欲上右脚,则用意将身躯重心微移至左腿立实。右腿重力既移去后变为虚。即能轻便活动,提起迈步,步之大小随各人而定。如两脚站稳,则两脚皆为实。若左足想上步,右足尖向外转移,将身重心移至右腿。此时始分虚实。右腿立实,左足轻便。总而言之,如站定方式后,足不可虚,须分虚实时,多数前足可虚,后足为实。尽力从根起,即足后跟。如运用进步变步,两腿虚实变换,比穿梭更快。两足可虚可实。虚者为五分力,也有二三分者,实者为八九分力。如丝毫不着力,足部即不听自己指挥。如实十分用力,则转动不灵”。他认为,既然叫拳术,就是有方法的,方法就是道理,动作要根据道理来做。根据用法进行目标练习,才能得到太极拳真功。
余功保:
在练气方面,董先生如何看待?
董茉莉:
他强调,太极拳的练法,以心行气,不用浊力,纯任自然。太极拳的练功,要沉肩坠肘,气沉丹田,气能入丹田,丹田为气的总机关,由此分运四肢百骸,以气周流全身,意到气至。这就是气脉贯通,气脉一通,既整又灵,才能做到沉着、宏大,练到这种地步后,拳功的发展不可限量。这就是“极柔软然后极坚刚”的道理。
余功保:
在呼吸上他的观点是怎样的?
董茉莉:
他认为练拳时应该自然呼吸,不要勉强行深呼吸。功夫纯熟后,自然会呼吸调匀。你如果强行呼吸,会带来气息的不畅,造成损害。自然是太极拳的一个重要特征。
余功保:
学习太极拳都要有一定的程序,先学什么,如何进度,都有一定的讲究,不同的老师可能教学程序也不太一样,董英杰先生在这方面的观点是什么?
董茉莉:
他认为打基础很重要,开始练习的时候,要学会不用力,就是全身要放松软。每天学一、两个式子,不可过多。因为开始多了动作掌握不完全,基本要领不准确,就影响后面的动作。一般来说,三个月后,可以学完全套。这样扎扎实实地学完全套。
全部套路学完后,要练习校正姿势。姿势正确后,可进一步学习转动路线和太极的意义。再进一步,可以学太极拳的劲气,到了这一步,就开始窥视太极拳的门径了。以上这些阶段,一般可以三个月为一阶段周期。但这种循序渐进,必须有高明老师教授,否则很难达到目的。
学拳六个月后就可学推手初步的练习。“第一个月是不用力,先学两人粘黏打圈。第二个月,学棚、履、挤、按四个方法。第三个月学化劲。先学肘化,次学腰化。再学两肩化,更要有柔软圆滑。然后学随机应变全身化。后再三个月,学棚履挤按之用法。然后再学运化劲带打法。以上为期一年。以后可并学太极剑。如肯用功,再加半年,共为期年半,拳剑推手三样皆熟,此算一小乘,再续用功一年半,在此期内,可学太极枪,学推手以外各种手法,此期间内,加紧实地练习,为其约三年。拳剑枪各用法皆熟,健身防身自卫皆可。本身有拳,兵刃短有剑,长有枪,其功夫足供一生练习。此可称为中乘。三年后,练拳法又不同,要聚精会神,苦心求高明老师传授,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坠入上乘门径。太极拳分三乘,推手大圈为初乘,学化小圈为中乘,连化带打无圈为上乘。无圈之中有圈,专打不化,打中又有化。就是大圈套小圈,小圈变无圈。此即无极生太极,阴阳八卦五行。千变万化而归一”。
但具体的进度及修养深浅还要看个人天份聪明与用功程度,只要肯下功夫者,又有明师指导,就会一日技精一日。
余功保:
董先生为人质朴率真,为拳严谨求实,他教拳也教人,在传拳、练拳方面提出过一些严格的要求,主要有哪些内容?
董茉莉:
他强调教拳有十不传,就是“(一)不传外教;(二)不传不知师弟之道者;(三)不传无德;(四)不传守不住的;(五)不传半途而废的;(六)不传得宝忘师的;(七)不传无纳履之心者;(八)不传好怒好愠者;(九)不传外欲太多者;(十)不传匪多事端者。”练拳还有有四忌:“忌饮过量之酒、忌好不正之色、忌取无义之财、忌动不合之气”。另外有行功三忌:“忌食多、忌饮水多、忌睡多”。
余功保:
过去的许多武术家都讲究武医结合,强调练和养统一。我听说董英杰老先生在跌打治疗方面很在行。
董茉莉:
因为练功很苦,很累,要恢复才好接着练。有时候也难免磕碰。我父亲有一副跌打药材的方子,每年我们都泡,不外卖,只卖给自己学生。自己学生摔倒跌倒或者推手弄伤了用。我看到过有一次一个小孩子脱扣了,他一拉就上去了,挺快,我还没看清呢就上去没事了。来的时候疼得不得了,一下子就好了没事了。
当时我父亲那个药单子每次弄的时候都分两个药店去买,分开两个单,避免别人知道。跌打药很灵,后来我哥哥发扬光大,他把那些药磨成粉,做了药膏,学生很喜欢,买来送给朋友。
四芬芳传世太极天下
余功保:
您是怎么跟您父亲学拳的?
董茉莉:
我爸爸对我学业他不太严格,从前在国内念书的方式跟我们在香港念书的方式不一样,国内打红圈的是好的,香港成绩表有红圈就是不及格的,有时候我拿成绩表给他看,他也不了解,一看有红圈,开始觉得还不错,还打红圈了,后来我就解释给他听,红圈是不及格的,他可能太宠我了,听了就就笑一笑。
可是我从小就有这么个想法,那么多人认识我爸爸,我可不能丢他的脸,所以许多方面自己规定自己不能太离谱,要用功,这一点我觉得做得还是可以的。
我们每年都有三次聚会,第一次是春天的时候,农历四月初九,张三丰祖师诞辰我们每年都庆祝,到了农历十月初八我爸生日也聚会。我从小就觉得出来表演是一个很大的压力,旁的人做得不好他们是学生,如果我做得不好人家就会说他的女儿打成这样子,我就觉得有点儿丢脸,所以我常常不想表演,我觉得表演要做得很好才敢表演,做得不好我宁愿躲在家里不让人看见。但有时是躲不掉的,所以只好自己多用功,不敢懈怠。
余功保:
所以那时候打下的基础也是很扎实的。
董茉莉:
我小的时候很喜欢钢琴,很想学,我爸爸就说你不要学钢琴,很多音乐家都饿着肚子,你把太极拳练好就成了。有一段时间我也想学画画,他也是这么说,小的时候不觉得,年纪越大越觉得太极拳真有帮助,对身体确实好。我生下来的时候是不足月的,我生下来瘦瘦的。身体又不好,小时候推磨,够不到磨跟着他们跑,他们说你瞧瞧她不是推磨的是跑路的。在香港去喝茶的时候刚刚到桌子,后来练了拳,十几岁就已经一百二十多磅了,同班的同学没有超过100磅的。这么多年还都是120磅不容易。
很多人学练太极拳身体都取得很好效果,有一个跟我爸爸学拳的身体好起来了建了一个大楼叫做“太极楼”。铁栅外边写着“太极”两个字。
在教我们的时候,爸爸有时候跟我推推手,跟我爸推我肯定没法动,推不动的时候我就用头碰他,他就说你这个小铁头,把我推开,闹着玩。我哥哥、侄子都一起学,爸爸教他们很用心。我侄子14岁去了香港,去的时候不叫董继英,是我爸爸给他改的名字,就是要继承他的东西。
我记得小时候有一个本写着他的心得,用毛笔写的。他有这个习惯,想起来就记记。有空的时候他就比划比划。我记得他最喜欢一个招式,那次在夏威夷跟我侄子聊,他说李香远老师也最喜欢这个动作,可能是爸爸受了他的感染,一有空就做那个动作。
余功保:
杨式太极拳流传比较广,在流传中也产生一些差异,还有一些不同套路。董先生传的套路是怎样的?
董茉莉:
我爸爸曾经说过,外面有的传说杨式太极拳有大中小三套架子,这是误传,实际上就是一套。这一套你练熟之后,由熟而产生变化,或高或矮,或快或慢,才能随心所欲。
他曾经看到过杨凤候先生之子杨兆林练拳,那是杨班候亲授的,是紧凑的架子,打来不快不慢;杨澄甫先生的架子是绵里藏针;杨少候先生的架子则紧凑而速。他尽量吸收这几位先生的意态,体现出收敛而不速不迟,这是练拳成功之后,所随心所欲变化的结果。
余功保:
太极拳论中有“先在心,后在身”的说法,如何理解?
董茉莉:
“先在心,后在身”是《行功论》的一句。我父亲对此有专门解释。他认为,开始初学的时候,动作也不熟练,临敌经验也不丰富,就要先在心。功夫练成之后,功夫上身,成了自然反应,不须有心的变化,身受攻击时自能应敌,心中不知地方已被打出,即为不知手之舞之。所以初学时在心,成功后在身,就好像初学珠算,心先念歌,手来操作,熟练后心不念歌,手也能如意。所以先在心,后在手。拳的道理也一样。
余功保:
您和父兄一样,在世界各地也做了很多太极拳的推广工作。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教太极拳的?
董茉莉:
我从十来岁就开始教了。真正到外边教拳17岁,那时候人家学拳都是成年人,我一个小女孩儿,不够说服力,我就穿了个长旗袍去了,去了才换练拳的衣服。有一次换衣服一拉把人家整个帘子都拉下来了,赶忙出去跟人家说,人家说没关系没关系太极拳力气大。
这么多年来,在世界各地很多地方也都进行过教学,我现在也教学生,在香港的大学里还开的有太极拳的课。
我让很多人来练太极拳,是因为我看到练拳的人都活得很健康。首先是我自己体会到了,我跟同龄人比起来精神好,就觉得太极拳真的帮了我的忙。我跟我的侄子常说,我开始以为父亲死的时候没有什么留给我的,可是到现在我明白了,他其实给了我们一个最有价值的太极拳,是无价宝。所以我见到朋友身体不好的,都劝他们练习太极拳。
太极拳可以增加平衡能力、适应能力、抵抗能力,这是健身的,应付的能力。
有一次有个教授很斯文,他告诉我说这个太极拳真好呀,他说他有一次去洗手间,一下子不知道才到什么地方滑了差点就要摔下去了,一滑,我就一站站住了没倒下去,如果从前我没学太极拳,我觉得不会临时就可以弄架子站好,这就是提高了平常的应付应对能力。
余功保:
您认为练好太极拳最重要的是什么?
董茉莉:
就是要坚持。只有坚持才有效果。练拳打得好坏次要,你们练拳不是要去争冠军比赛,最要紧是搞好健康,能保持健康就什么都有了,坚持就是保持健康的第一条件。坚持每天一练,坚持很重要。
我有个师兄今年九十三了,他对我爸爸非常尊重照顾,所以我每次去美国都去看他,我每次去三藩市也都是住在他家里,一定陪他三天,他身体很好,带我到处去。他每天练三趟拳,早午晚,晚上带我去吃饭,我一吃完饭回家就睡觉了,他还在练拳。下午回来不出他也练,我问师兄你怎么那么有恒心呀,他说我身体不好,我需要。我说身体不好的人需要的人很多,可是这份坚持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有些人身体有病了知道锻炼了要练拳了,身体好了就不练了,坚持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的。他不光高龄,头脑也很清楚。
我的中年学生比较多,越年轻学习太极拳越有福气,一辈子都拿了这个宝,不是因为我教你的,而是因为你自己练习的。你今天学会了,你不练了这个宝就没了,你必须要坚持练下去才是宝。
另外要学些理论。《太极拳释义》里边说的行功论之类的,我都要求我的学生经常看,因为理论也重要。不停地练,就要不停地看、学。你今天看所理解的和你明天看所能理解的不一样,你看十遍可能了解得都一样,可你忽然间可能就能了解一个重要的点。
打拳我是不厌其烦的提醒“转腰”、“手脚要跟上”,过了两三年一个学生说您常说转腰我觉得我转了,忽然有一天我觉得转腰的感觉不一样了,我一直以为我转了,我才知道我一向没有转腰。这就是坚持加琢磨的效果。
余功保:
理论从表面上的理解相对容易,但真落实就难。特别是有些人不求甚解,以为懂了,其实没懂。
董茉莉:
拳理一定要和动作很好地融合在一起,你才算真明白了。否则你思想上明白,做不出来还不算。光看不一定明白,字义明白,不一定做出来的方式就明白,字义和真正的了解,和你能不能做出来还是两码事。你原本道理就知道,有一天做的时候和你自己的动作配上了,就觉得真对呀,这个收获就很大。
我教学生时,经常让他们自己检讨,先把道理讲给他,然后要他们自己会检查自己。比如左手棚,为什么高为什么低,我都跟他们解释,每一着的用意,捋是把对方拉过来,假如你不涵胸不坐腿你不是拉个石头打自己吗,必须转腰坐腿把他拉过去,他打过来把他移开,四两拨千斤。我说如果你自己还不知道用意,捋的手下去了,本来你是应该按住人家两个关节,让人家不能动,你管不住两个关节人家就可以动可以用肘打你,所以捋就该知道高低,为什么高为什么低,哪个手高哪个手低,你自己得知道用法,应该怎么去做。
我在香港中文大学教,他们就觉得我教得很有方式,我先告诉他们这个招式怎么做,手怎么做,练习手了脚应该怎么做,做了脚,手脚一起怎么做。分开来再合起来,就像弹钢琴一样,左手、右手、合起来,有方式的教。一定要讲究教法,这就是道理,就是科学。我们现在的教学应该说是有发展。我爸爸是老套的教学方法,他在前边做一个样子你在后边学,看你的打法不对它可能改正一下,他不多说,我就啰里啰唆的,不厌其烦的说。
余功保:
时代发展了,受众特点也在变,教学方法也应该在有所变化。
董茉莉:
太极拳练习慢,这就有一个好处,你有时间看看自己上下是不是很协调、用的劲对不对、高低对不对,招式正不正,自己就能检查了。出去对不对回来对不对手脚配合如何,今天记不住这些要领,下次我还说,再下次我还说,他就记住了。教学要有耐心。
有的人认为教拳开始的时候就只是教他们做样子,到了高级班,水平高了才跟他们说这些拳的道理,我就认为你开头不跟他说,开头做的坏了,再让他修改就麻烦了,所以我开始教就讲道理。学钢琴也是一样,开头手拿不好,以后再放松就不会了。一个招式习惯了再改就难了,学拳容易改拳难。我告诉每一个学生,开头我每天每次可能只教你一个招式,你如果这个招式做得不好,我就不教你新的,我可能跟其他人教拳不一样,你问我什么时候能教完一套拳,这要看你的不是看我的,你能学会我就教快点儿,你学得慢我怎么教?有一次学生们问我说能不能六个月完成,我说三个月都成,就看你成不成。那个班有台湾人、香港人、大陆人、外国人,说一句话要说三次,累。教拳是很累的事。
余功保:
负责任就累,不负责任就轻松些。
董茉莉:
认真教还能起到教学相长的作用,我教拳也是自己练拳的过程。教人有时候他提问的事情你也可以想到另外的学生,这个问题有没有普遍性?自己以前注意到没有这个问题?等等。实际上是大家一起来思考。

余功保:
你前不久考察了河北,看了父亲小时候学拳的地方,感觉如何?
董茉莉:
河北在中国太极拳上有重要地位,出现了很多太极拳的大家,也是我父亲的老家。我近些年回去过很多次,也参加了一些活动。这次专门仔细看了父亲小时候学拳、练拳的地方。感受当时的气氛,感觉过去老一辈真是不容易,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感悟了很多东西,流传到今天,我们真应该很好地继承

weinxin
开合太极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更多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